位 置:首頁 > 商務資訊 > 正文
分享到:

聚焦塑膠跑道 行業熱議標準

http://www.ckqqrw.tw 2017-06-08 23:21:58 來源:中國體育報 點擊:

2017中國體育場館設施論壇5月22日在上海舉行。與會代表圍繞“升級·構建新未來”的主題,為體育場館業主、經營方、工程商、材料商和業內媒體提供全新的行業視角,話題覆蓋了整個場館設施及營造行業的全產業鏈。第二個圓桌環節,上海建科集團高級工程師車燕萍、長河集團董事長趙文海、都佰城集團總經理林凡秋、中國建材檢驗認證集團化學檢驗部部長郭中寶就“塑膠跑道問題誰來管,怎么管”等行業熱點話題展開了熱烈討論。

2016 年6月8日,上海市質監局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了全國首個校園塑膠跑道團體標準。該標準對塑膠跑道中的有害物質進行了具體限制要求,并提供了有害物質的檢測方法,也規定了塑膠跑道的驗收規則。希望通過嚴格規范,解決塑膠跑道污染等問題。這一標準的設定也讓國內塑膠跑道行業企業產生巨大震動。

“上海的團體標準很嚴格嗎?你怎樣看待這一標準。”主持人問。

對此,車燕萍表示,上海團標是由上海市質監局及教委、住建委共同討論,針對學校場地設立的,制定的最初設想是——要把所有的風險控制在標準里面。正因如此,可能一些企業認為,上海的團體標準過于嚴格,其實這也是相對于之前的標準來說。

趙文海的回答是:“上海團標比歐美的標準還要高。”同樣的產品,在國外的標準下可以用,但是采用上海標準就用不了。“嚴格按照這個標準做,問題保證會不出現。但目前來講,做標準檢驗對企業來說比較困難,檢驗價格貴,個別指標要求苛刻,有時候裝材料的桶有一點沒刷干凈,檢測就過不了。我認為標準在有些細節方面不需要那么復雜,應該更有實用性。”趙文海提到跑道檢測的溫度要求,并用家庭室內裝修做類比:“我們裝修的時候,室內裝修是常溫檢測的。而我們現在跑道是60度檢測的,而兩者指標差不多。這也是我為什么說上海標準高。”

趙文海在討論的最后也對自己觀點予以補充:“我說的上海標準高,并不是說我們企業達不到。而是認為標準高的是指標,比如材料的重金屬含量標準,常常因為檢驗機構的誤差而被擋在門外,本身沒問題的跑道不應該受到影響。”

作為上海團標的起草人之一的林凡秋對趙文海的觀點不太贊同。他說,“國外的檢測指標少,一是因為政府從源頭上控制得比較好,二是企業亂添加或違規成本極高。在國內,塑膠跑道企業過多,大大小小3000多家,有些企業怎么賺錢怎么來,這也造成如今整個行業為“問題跑道”買單。逼著我們做標準,做檢測,塑膠跑道是一個細分領域,用戶不懂,監理也不懂,政府也不懂的情況是普遍的,但企業對材料是了解的,所以我們要建立標準。至于檢測條件的設定也是有根據的,塑膠跑道因為在室外使用的過程當中有太陽照射,所以一定是在最嚴苛的條件下去測試它的揮發物。”林凡秋同時認為,厘清行業標準問題,除了企業自律、社會監督,最根本的希望還在市場。“市場是很有智慧的。它會判斷我們說的話對與不對,是否有合理性。”

兩位企業負責人對于上海團標的觀點難達一致,郭中寶適時出來緩解尷尬,“上海團標的出臺對于行業的技術進步發揮了巨大作用,這點毋庸置疑。但是在我個人看來,其中有幾個指標確實過高,沒有必要。”但車燕萍此時卻力挺林凡秋,“你們說標準定高了,但是這個標準定出來以后,有70%的企業都能夠到達這個程度,這證明標準是可以推動行業發展的。”

雖然對于設定并執行行業標準這件事,趙文海與林凡秋觀點難以達成一致,但二人都認為設定行業標準并加強監督是推動行業健康發展的必須條件,趙文海說,“標準是一定要有的,但是現有的標準我認為有些地方過于苛刻,不僅如此,行業的監督監管也有問題。就像‘牛奶本身是沒毒的,為什么會有毒牛奶’一樣,出現問題跑道的原因是一些企業的認知偏差,還有一些是低價中標惹的禍,中標以后監管不到位。如果想杜絕這個事

首頁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尾頁
    上條新聞:
    下條新聞:
轉載請注明來源:人民體育網
西甲足球